180303 我預期中的「債災」… (the end game 47)

Updated: Feb 2, 2019

想搞清楚這個概念,免得大家可能有不同想法。


我所講嘅「債災」,只不過是巿場對債券的拋售,令長債孳息不斷推高。這個名字可能只是債王眼中的「債市可能已經進入熊市」的另一個名字而已。


基本面的事實:


短期國債孳息會因為今年預計的3至4次加息而不斷上升,現處2.25附近,在議息會議前應該不會再大升,但在年底前向3%推進有很大的可能性QT 令長債利息升,今年第2季每月300億「抽水」時,我預料將會有更廣泛的報道,催化利率上升税改令財赤增大,增加債券供應,令預期拍賣的債券孳息率逐漸拉高,如果經濟放慢,財政會更大,影響深遠。


基於這些因素,預計孳息曲線會以 bear steepening 的形態運行,當長債孳息回報升至較股市更好,投資者會考慮把股票賣出而轉入債市,就是我們所說的 “flight to quality” 避險了。


星期四晚的「避險」只是預演,真正的「避險」還未到來,我猜真正的大變天可能要等到有一天股市的拋售:譬如會跌至或跌破牛熊分界線的50週及250天平均線的時候。離開這個時刻,可能還有幾個月,要多一些壞消息的出現才有機會發生。


因為「避險」而出現買債的需求,跟以後會增加的供應,會慢慢找出平衡點:比如說股票越差那麼孳息就可能會低;又或者經濟數據差勁而利率會下調,但我相信長債孳息仍然會因爲上面3) 而緩慢的上升。


有人覺得,當股票趨勢下跌,到一個階段聯儲局可能會考慮把「加息」和「QT」的步伐推遲,以舒緩經濟的壓力。告訴你,除非通脹回落,任何這種推測都只會令長息被再推高,這就是我之前所說的 behind the curve,市場會更動盪,孳息及通脹會互相追逐,這會是之後可能產生的 hyper inflation 或 stagflation 的藉口。


「債災」不只是一天的事情,將會維持一段時間,直至以上三個元素逐一被淡化為止,回復正常操作,長線投資者才會重返市場。


我重複,面對這種利率前景不明朗的投資環境,投資者可以做的是盡量減低風險,「去摃捍」,持盈保泰,等待將來更好的投資機會。


還有一個重要概念必須澄清:債災≠美國會違約,我完全看不到美國會有違約的風險。


註:這只是一個參考/提議,請先咨詢你的投資顧問是否合適你的風險,才作出任何買賣行動,本人恕不負責可能因為市場走勢逆轉而造成的任何損失。

我的博文,我的YouTube,以及新的FB專頁,歡迎提出意見、討論、及轉載,也歡迎在香討討論。

立即訂閱,掌握重點市場資訊及豐富分析!
  • hiclipart.com (6)
  • YouTube

+852 98661197

© 2020 9gor.com Limited, Hong Kong.

All Rights Reserved.